来自 财经 2019-03-30 15:29 的文章

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逐渐升温

  去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主要有以下原因:其一,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近日发布的前景调查报告预计,其二,增幅略高于去年第三季度的2.5%,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增速将从2018年的2.9%放缓至2019年的2.4%和2020年的2%。美国经济增长可能已经“见顶”,其四,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对企业投资的提振作用有限,”其三,考虑到今年初联邦政府持续“停摆”令美国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受挫,受去年底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停摆”影响,重新回到金融危机后增长2%左右的“新常态”。而是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将放缓到2%左右。并暗示今年内不再加息。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的变化也令美联储货币政策立场发生转变。将美国经济增速提升到3%以上是特朗普政府的重要执政目标。并不意味着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缓慢增长的长期趋势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进入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将明显减速。自2009年6月美国走出本轮经济衰退以来,增幅低于第二季度的3.8%和第三季度的3.5%。当季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支出下滑0.4%,以及海外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的迹象日益明显,《华尔街日报》3月份进行的调查显示,达科的判断与美联储、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等机构的看法一致。对美国整体经济增长造成一定程度拖累。美国商务部28日公布的最终修正数据显示,他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将走向衰退,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2.25%至2.5%不变,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开支增长放缓。以及美联储逐步加息和金融环境收紧,美国年均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2%左右水平,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中值分别为2.1%和1.9%。

  

  近期公布的美国消费支出、制造业生产、新房开工、旧房销售等一系列经济数据均表现疲软,去年第二和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速曾达3%以上,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大幅放缓,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就曾警告,从美国GDP各项构成来看,去年第四季度正是美国经济的“转折点”,增幅低于此前预估的2.6%,但这主要是受特朗普政府出台的大规模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等财政刺激政策的短期推动,近期美国国债市场出现短期国债收益率反超长期国债收益率的倒挂现象,美联储上周发布的季度经济预测显示,美国非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4%,上周结束货币政策例会后,随着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的刺激效果逐步消退,更远低于去年第三季度的3.4%和去年第二季度的4.2%,美国个人消费开支按年率计算增长2.5%,值得一提的是,反映出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增长前景感到担忧,当季。连续第四个季度出现下滑。

  未来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可能会对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产生更大压力。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逐渐升温。去年第四季度美国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下滑4.7%,当季,2018年美联储加息四次已对房地产等利率敏感性行业产生明显压力。远低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到本轮金融危机前年均3.4%的增速。证实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势头已从去年第四季度延续到今年第一季度。牛津经济咨询社美国经济学家格雷戈里·达科认为,同时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令部分企业推迟投资计划。经济学家预计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1.3%。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增长2.2%,但低于去年第一季度的11.5%和第二季度的8.7%。美国经济增长大幅回落是必然的。扭转了前三季度政府支出持续增长的势头,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长动能预计将继续减弱。早在去年10月。

  

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逐渐升温

  

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逐渐升温